为什么中国没有形成足球文化? - 知乎

admin 13 0
为什么中国没有形成足球文化? - 知乎-第1张图片-欧洲国家杯_足球直播_NBA直播_无插件直播

  古代中国比如宋朝的蹴鞠为什么后面就消亡了。而拉美的贫民窟 里面的人却踢的起劲,国内好像没有踢足球的氛围。

  足球先是社区文化,再是流行文化

  社区能凑齐熟悉的人一起踢球

  足球发源并壮大于英国的工厂,不同于板球高尔夫,足球是一项工人运动,在欧洲是工人一起踢球。

  投射到拉美和非洲便是贫民窟,西亚则是难民营。这是他们的社区。

  东亚的社区文化是非常薄弱的。邻居之间不认识其实是常态。日韩选择了校园足球,校园是他们的社区。

  中国有着发展足球非常好的土壤,即有着大量国企工人。东北成为了贡献国脚最多的地区。当然了,种种原因下这个土壤枯竭了。而我们又没有能力或者说不想转型日韩的校园足球。导致了现在的窘境。

  足球文化的诞生,依托于区域的产业结构。

  足球文化在拉美贫民窟盛行的核心原因是:踢足球能改变命运……且类似的行业为数不多。

  表面上看,只是一个机会,其实这个产业人群是完整的。

  他们包括:

  1、足球运动的消费者(球迷)

  2、足球行业的从业者(教练,裁判,记者,生产足球衣服帽子鞋的……)

  3、足球运动的参与者(职业足球运动员)

  这三种人是可以相互转化的,并呈阶梯状。

  即N个球迷中,诞生一个职业足球运动员。在剩下的N-1的数据中,再诞生5个足球从业者。

  这一切,并不是拉美国家的特例。发达国家也一样。

  比如全日本中学生联赛,产业人群完整度极高,且有模有样。

  而在中国,足球行业的从业者,是缺失的。

  举个例子。我们有三个狂热喜欢足球,但没啥运动天赋的球迷,分别是12岁的A,38岁的B,55岁的C。

  如果他们诞生在南美,A会参加某个球会当球童,B会倒卖球衣球袜球鞋,C在足球场附近卖水。他们都能够从足球产业上获得收入。

  最终,ABC任何一个都没机会成为职业球员。

  但与足球相伴一生。

  这一生的影响力,将覆盖他的家人和朋友。

  So,足球文化产生了。

  -------------

  在中国,同样热爱足球12岁的A,正在积极备战中考;

  38岁的B,正在搞副业还房贷.

  55岁的C,需要带孙子去幼儿园。

  在中国球迷的人生选择中,足球永远不是第一选项。

  是的,在99.99%的中国人认知中,足球,从来都不是一个职业选项。

  和养鱼种花书法太极一样,属于兴趣爱好,非要划分个行业的话……算娱乐业,不算体育产业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

  中国足球,是中国人选择职业的盲区,是娱乐业多元发展的幸事,也是中国经济腾飞的悲哀。

  因为没地方踢球呗!

  中国很多人都是在上了大学之后才第一次在学校的足球场上踢球,甚至有些人是上了大学之后才第一次亲眼见到正儿八经的足球场。就这你还想要足球文化?

  正经的中国人谁踢足球啊?少跟我扯“蹴鞠”的历史。

  自古以来,足球在中国就是“存在,但最不重要”的娱乐项目。

  《战国策·齐策》中记载齐国人的精神面貌时,记:“其民无不吹竽、鼓瑟、击筑、弹琴、斗鸡、走犬、六博、蹋鞠者。”你看看,正经的有文化的中国古人在娱乐活动里面,蹋鞠是排在最后一项的。它的重要程度,比斗鸡还不如,比遛狗还不如。

  正经的中国人,不喜欢搞这种对抗流汗的运动。击鼓、击缶、乐舞、武舞,才是体育活动中的主流。对吧,你听说过“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。”但你肯定不会听中国古人说,“我有嘉宾,踢场足球。”

  而且中国古代的文学作品中,如果这个人喜好蹴鞠,准没好事。就像当代文学作品,你说这个人喜欢抽烟,多半是痞子;喜欢嗑药,多半是坏蛋。这是艺术作品中,结合当代价值观对人物刻画的刻板印象。而在古代,说句不好听的,蹴鞠基本不得好死。

  《史记·扁鹊仓公列传》基本就是美剧《良医》的中国版,每集一个奇妙病人,看扁鹊如何七尺咔嚓治好你。有一集就讲到,西汉的安陵阪里公乘项处,贪恋“蹴鞠”但身患重病,不听医嘱执意外出“蹴鞠”,最后不治身亡。虽然并不能因此得出结论——“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踢球会死。”但你也能从这本“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”中所谓的文学性层面解读出,中国古人对“蹴鞠爱好者”是存在一定的偏见的。

  你看,他就不会说一个爱吹笙的人,有什么大缺点。撑死了说一个不会吹笙的南郭处士,向往会吹笙的人的生活,所以滥竽充数。玩音乐的和踢球的相比,在历史上的差别就是这么的大。

  所以之后,球员在被问起为什么领这么高的薪酬,却踢不出成绩的时候。他们可以自信的回答:“我是为了维护中华文化自古以来一以贯之的文明追求,让足球保持‘存在但最不重要’的状态。相比于踢球,我更喜欢音乐,所以下班后其实更喜欢去KTV。”

  本来是有的。

  最初的足球文化也很“社区”,甚至和英国的社区队伍类似,是依附于本地化的社群成长起来的,只是还没来得及成熟,就成了时代的眼泪。

  那是国营企业+体校还存在时代,我还记得我父母那一辈里他们所在的厂矿有正经的篮球队,稍大一点的厂子有体育场,也能拉起足球队。

  这也导致我小时候适逢世界杯的初次引入、意甲的转播,我们西南边陲的城市里,煤渣铺就的跑道所围着的学校土场上,甚至篮球场上,都是一群小孩子在踢球,反而篮球没多少人打。

  我中学同学里有一批踢得相当好的,与其他中学约野球几乎少有败绩,一些民间业余比赛也有人水平到了可以一战的地步,甚至还敢于试图去挑战出了姚夏这种国脚的重庆七中——那时候我们梦想的是能参加市一级的中学比赛“晚报杯”,大概就类同于湘北想要夺取县第一、南葛想要打出市冠军、小日子的中学生希望进军甲子园。虽然我们学校因为体育老师不懂足球,压根我们没有参加的机会,但即使如此,在民间、在中小学踢球的大有人在,只是国营企业在解体,大环境的改变已经到了后期。

  国营企业的下岗潮、体校机制的改变,本来应该对接的是市场化的足球时代发展。但社区文化这个东西,在大时代的变迁下,还来不及形成新的,旧有的却被破坏殆尽。就这一点没法多说什么,社区变迁这是大环境的必然,急功近利和只捞钱的商业氛围也是人性中的必然,要骂的话就得把从那个时代的足协所有人到监管一圈人都骂进去,包括一堆吃着碗里砸着锅、自诩专业的媒体——除了徐根宝,大概没几个被冤枉的。

  大环境的改变下,又适逢NBA的全球化布局,相对于足球,篮球的学习、组织和场地需求成本都更低,且还不容易受伤,于是篮球慢慢成为小孩子们更热爱的运动,感觉上,足球却成为了最受赌狗们欢迎的项目。

  昨儿上海下雪,固定踢球的一帮人还是约着踢了场球,穿深色衣服的那边陡然出来一个传带控都相当娴熟的小朋友,而且身体素质一看就是年轻人,踢完问了问,的确是00后,在拳头做实习生,踢的好也的确是因为有底子,踢过从小长春亚泰的u13,互相唏嘘了一下现在踢球的没打篮球的多了,连这样踢过梯队比赛的小朋友,也都说“中国足球没救了啊…”

  足球文化如果是赌球的爱好文化、商业的包装文化,我们是有了,而且搞不好还是全球前列。但扎根于基层的社区足球文化,现在是连长起来的杂草大概都没了。

  顺带一说:我极度反感现在的世界杯话题里的“天台见”之类。我个人不赌球,一方面是从小性子不好赌;另一方面,我没法认同把场上踢球的11人当作是骰子和牌九。在我这没啥小赌怡情的歪理,商业化里的人性必然之恶我懂,有合理性,但我反感透了。

发布评论 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